TypechoJoeTheme

老狮的梦

统计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
注册
用户名
邮箱
搜索到 3 篇与 胡思乱写 的结果
2010-06-24

巫妖王和霜之哀伤

巫妖王和霜之哀伤
自从阿尔萨斯侥幸打败依利丹,成功的登上了冰封王座,带上了象征力量的巫妖头盔,成了新的巫妖王,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刚开始,阿尔萨斯到处招兵买马,壮大自己的队伍,以迎接战争的到来。他回到艾泽拉斯大陆,花了一年的时间,把他的原始部下食尸鬼、石像鬼、憎恶、女妖、地穴领主……天灾军团统统拉到了诺森德,然后有唤醒了沉睡千年的冰霜巨龙。可以说他的实力已经大到不可估量的地步。他命令他的部队在诺森德大陆处处设防,每每设卡,到处散播瘟疫。原本平静安逸的大陆现在变得污烟障气。 在他把一切都准备就绪,等待着部落和联盟的进攻。可是,一年过去了,部落和联盟一点动静都没有,只是忙些在阿尔萨斯看来非常愚蠢的事。什么庆祝火焰节的到来,猎人宠物大选赛……就算是这样,阿尔萨斯并没有放低警惕:这有可能是他们故意使的把戏,好让我放松警戒,趁我没有防备的时候偷袭,哼!想到这些,阿尔萨斯仍然日夜操兵,较之以前,他对部下更加的严厉苛刻。在他心中他相信,战争一触即发,他绝不能掉以轻心。可是时间过的很快,二年就这样匆匆过去了。部落和联盟依然毫无动静,好像压根不知道有巫妖王的存在,整天无所事事,这下阿尔萨斯真的气急败坏...
老狮
2010-06-24

游戏人生

277 阅读
0 评论
2010年06月24日
277 阅读
0 评论
2009-05-01

刹那殷红

刹那殷红
当我发现原来死并不是那么可怕的时候,终于决定去死了。那天的天气格外的好,冬日午后的阳光洒在我洁白的肌肤上,格外的温柔,仿佛置身在天堂,我索性脱去身上所有的衣服,让整个身体全部都沐浴在阳光下,好感受下死前最后的温暖,我已经好久没有享受到温暖了,自从他说分手之后。我整个心都处于冰封,我要抓住这错过的温暖。我躺在阳台上,张开双臂,闭起眼睛。该死的泪水把我的眼睛弄的好疼。不是说不再想他了吗,不是说不再留念了吗,可为什么还会流眼泪呢。风扫落了树上的枯叶,也吹干了我眼角的泪水,是该要忘却了。我起身走向浴室,拧开了水龙头,那水无情的浸蚀着我的身体,好烫!别人说割腕的时候要把手腕浸到热水里,那样血液在流出身体的是时候就感觉不到疼了。我拿起了刀片,在手腕上轻轻的划开,一抹殷红顺着划开的缝隙流到了热水里,形成一簇极美的花朵,又在一瞬间散开,如同昙花一现。我是看着血液一点一点的从我的身体里流出,直到我感觉我的头好晕、视线好模糊,我还在注视着,它真的很美......QQ空间
老狮
2009-05-01

记忆碎片

268 阅读
0 评论
2009年05月01日
268 阅读
0 评论
2009-05-01

嗜杀

嗜杀
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林中跃过,一头钻进了无尽的黑夜,消失的无影无踪。夜已深,人早静。林中的所有生物都进入了梦乡,无风的夜,静的可怕。却是这样的夜里,一处破旧不堪的寺院里仍是灯火通明,与这漆黑的夜格格不入,显得更加诡异。破庙内堂,一个老和尚传神的把玩着一个圆溜溜、黑乎乎的球儿。那球儿在他手中左右来回的摆动,原来裹住圆球的黑乎乎散开出去,圆球的表面显露无疑。那球儿竟是一个人的脑袋。这和尚玩弄的竟是人的头颅。破庙外传来“吱呀”声,远门自己敞开了,门外站立着一位少年。这少年大约十八左右的年纪,长的格外的秀气:淡眉大眼,高鼻小嘴,像个姑娘家。他身着白色长衫,头上没有佩戴法冠,一头乌黑的长发直垂到肩末。在他的虎背上挂着一柄长剑。和尚停止了把玩,从袖里抽出一封信件,嘴角露出一丝极邪恶的笑。“你来晚了!”外面是一片沉默,一种死寂的沉默。和尚准备打开信件,但最终还是没有打开,他将新建来回翻转,好像想在这信件里面找出什么东西似的,忽地一甩手,信件脱手而出,竟穿破厚厚的窗纸,飞向了少年。少年动了,只是微微的扬了下左手,那信件已经牢牢的在他的两指中。“好指法,哈哈!”和尚大笑道:“想不到你的破风指还是那样的...
老狮
2009-05-01

记忆碎片

281 阅读
0 评论
2009年05月01日
281 阅读
0 评论

人生倒计时

今日已经过去小时
这周已经过去
本月已经过去
今年已经过去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