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20 天前,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

黑翼之巢开了也有一段时间了,跟随工会也先后打了两次,过程是相当的惨烈。第一次打的时候全工会没有几个人是熔火之心毕业的,大家都是半蓝半紫的装备,听说黑翼之巢一开放就被一个公会以四十五分钟的速度给解决了,当时我们都异常的惊讶和兴奋。惊讶的是这么高难度的团体副本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被推掉了感觉难以置信,而兴奋的是据说暴雪将黑翼之巢削弱了不少,和以前的黑翼之巢在难度上降低了不少,这给了我们工会一个非常大的信心,于是会长高声喊道:我们开荒吧!

timg.jpg

梦想很美好但现实很残酷,第一次开荒黑翼之巢我们工会足足花了九个多小时才结束,从说好的中午12点集合到下午1点钟我们花了1个小时才凑齐40人,然后从1点开打我们在老1前面是各种团灭,由于装备问题,MT扛不住怪,输出没有伤害,治疗根本加不动血,我们一次又一次的被那些可恶的兽人和龙人糅虐致死。但是我们并没有气馁反而越战越勇,大家一遍又一遍的调整队伍,一次又一次的改变战术,一次又一次的喝着昂贵的药剂,终于在团灭了10次后干掉了狂野的拉佐格尔。

我们兴奋极了,我们欢呼雀跃,没有一个人抱怨,在短暂的激动之后我们向下一个BOSS进发。堕落的瓦拉斯塔兹是一条被奴役的红龙,他的内心深处是不想与我们为敌的,所以当我们进入他的地盘后他非常痛苦的朝我们喊道:“太晚了朋友们,耐法里奥斯的堕落力量已经生效,我···无法控制自己,求求你们快逃走把,在我丧失理智之前快些逃命去吧,黑色的火焰在我心中燃烧,我必须要···释放它···火焰!死亡!毁灭!你们这些凡人,让耐法里安大人的力量···不!我要抗争!啊莱克斯塔萨,帮帮我我必须要抗争到底!”看着瓦拉斯塔兹这般痛苦的挣扎着我们决定拯救他,而拯救的唯一办法就是将他杀死。团长分配好任务之后我们便开始了击杀,但是没过几秒钟我们便惨死在瓦拉斯塔兹的脚下,和拉佐格尔一样,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团灭,一次又一次的站起来继续战斗,我们没有抱怨,没有放弃,我们一次次的重来,所谓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团灭5次之后我们顺利的击杀了拉佐格尔,让他的灵魂得以安息。

后面没有任何的悬念,总之是各种团灭各种重来。我们从下午1点开始一直打到了晚上11点,中间在晚上6点的时候大家实在是熬不住了,于是团长下命令让大家休息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大家吃饭的吃饭,哄小孩的哄小孩,向老婆认错的认错......一个小时后大家又准时准点的上线继续朝着奈法利安缓慢的前行。经过9个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了黑翼之巢最终BOSS黑龙奈法利安面前,大家都非常的激动,在这9个小时里的各种郁闷、挫败、懊恼、愤怒甚至是绝望在这一刻全部都烟消云散,大家异口同声的喊道:我们终于熬过来了!

可是我们还没高兴多久就再一次的被奈法利安的狂暴怒吼给团灭了,最后由于时间实在是太晚了,经过团长的深思熟虑之后决定:我们今天放弃击杀奈法利安,于第二天晚上7点半准时继续征战。团长还给我们每个人都下达了任务:明天每个人都要提升自己的实力,该花钱买装备的买装备,该附魔的附魔,该买的药剂都要提前准备好,再加上今天整体的阵容也有点问题,明天可能要临时调换下几个人。团长下达完任务后大家便各自下线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上线了,昨天和会里的一个术士约好今天让他帮我附魔下装备,我想着早点上线弄点附魔所需要的材料。原以为这么早大家应该都没上线吧,谁知道一进入游戏公会里早就热闹了起来,大家都和我一样早早的上线了,看来大家都是为了提升装备为了今天晚上击杀奈法利安呀!

我来到了昨天约定的地点:奥格瑞玛的拍卖行门口,远远的就看到朋友在向我招手,他就在拍卖行不远处的银行门口,我赶忙跑了过去。经过一番取舍,最终我只附魔了靴子和裤子,各加了敏捷属性,因为这是最便宜的附魔,其他的部位像背部和胸部还有武器都没有附魔了,对于我而言实在是太贵了。

晚上7点半我们准时的组好了人进入了黑翼之巢,直奔奈法利安所在的黑上他顶层。由于昨天我们的团队职业分配上有些问题,法师过多盗贼太少,然后牧师太多而萨满过少,所以导致在第二阶段奈法利安对指定职业进行控制的时候输出和治疗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所以今天的团队在人员上进行了调整,各个职业都相对比较的均衡。同时为了在第一阶段尽快的清理那些龙人好让我们有喘息恢复的时间我们还特别带了些炸弹和斯坦索姆的圣水作为备用。可以说为了这次开荒我们是做足了准备,结果当然也是令所有人都为之激动和兴奋的,最终我们一次就击杀了奈法利安,并且还出了著名的传奇的阿什坎迪,兄弟会之剑。

都说“AL一出,再无兄弟”,确实是这样,我们的工会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工会的一个老战士和一个新战士同时出价到我们工会的最高价,按照工会的规定,如果有多人都出到最高价后就由积分进行购买。这时矛盾出来了,老战士由于之前有消费其他装备所以导致积分少于新战士的,那自然而然的阿什坎迪,兄弟会之剑应该给新战士,但是由于老战士是这次工会的主坦克,会长的意思是先给老战士,这样一来新战士肯定不同意,于是整个工会就分成了两大阵营,老人肯定都是向着老战士,大家都帮着劝新战士放弃,而新人这边也帮着新战士说话说什么一切应该按工会制度执行,不能欺负新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讨论变成了争论,争论变成了争吵,最后会长直接将阿什坎迪,兄弟会之剑分给了新战士,紧接着老战士一直退出了公会,然后又有人紧随其后退出了公会,一个,二个,三个......一眨眼功夫竟然有20多人都退出了公会......然后出现了一排系统提示:*公会已解散......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 : 微博 微信 百度已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