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50 天前,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

2020年2月8号,随着疫情进一步的严重,村子开始全面实施封路,在往来的十字路口都搭起了临时的路障,在路障旁边也搭起了简陋的棚子,每天都会安排两个村民进行站岗值守,如发现有人或车想进出的便上前进行劝告返回,有特殊情况的需要登记再放行。

timg_副本.jpg

2020年1月22号的时候还在上海,在回家的头一天,虽然新闻上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报道关于武汉疫情的新闻,人们也开始在讨论着疫情的情况,但是大多数人都只是聊聊而已,对于疫情的情况却没有多大的重视,大家该上班的上班,该回老家的回老家,走街串巷、访亲走友都没有戴口罩,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

2020年1月23号的时候我准备离开上海回老家,一早上还没有睡醒就被母亲的电话吵醒。母亲在电话里和我说疫情突然变的严重起来,让我回家的路上一定要戴口罩。电话里母亲的语气非常的凝重,我想事态有点严重了。吃过早饭到附近药房买口罩,在路上发现大部分人已经都戴上口罩,此时心里不由的开始慌乱,想不到才一天时间也变成这样。到了药房发现里面早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大家都是来买口罩的。药房里所有的工作人员也都个个戴起了口罩,一问发现口罩早已售空,最新的一批要等到下午4点才有。辗转了好几个药房都是如此,口罩全部卖完。此时的我开始恐慌起来,担心买不到口罩该如何是好,最后还好在姑姑家拿了一个才得以安心回家。

2020年1月24号我回到老家过年。老家这边没有上海那么严重,此时的疫情大部分都发生在湖北武汉还没有扩散到全国,大家虽然也在聊着关于疫情的事情但是都没有戴口罩。平常该干嘛的还是在干嘛,什么打牌打麻将,走亲访友的一切正常。

2020年1月25号疫情突然扩散到全国,湖北周边的省市也出现了患者,事态变的严重起来。人们开始对武汉返乡的人开始了疏远和排斥,大家都在讨论着关于要不要取消拜年。一半的人觉得要去拜年,毕竟我们省还没有出现患者,大家不至于恐慌,加上拜年是习俗,如果因为“这点小事”就取消也说不过去;另一半人觉得要取消,因为根据疫情扩散的速度我们这边迟早也会爆发的,提前预防肯定是没有错的。就在大家还在相互讨论的时候表哥在群里发个消息说今年拜年取消,他们村子出现了疑似患者,整个村子都封了不能进出。这下子大家真的开始慌乱起来,个个都跑到镇上买口罩,一时间整个村子,整个镇的群里到处都是关于疫情的讨论。

2020年1月26号至1月31号,六天的时间里大家都老实的呆在家里,偶尔有些闲不住的人会串门打麻将和打牌。这些人都是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他们看待疫情的情况比我们“乐观”,我们和他们交涉了多次让他们别串门,如果非要串门的话一定要戴上口罩,结果都已失败告终,他们任然我行我素,我一个同学因为劝说不动父母在当天晚上直接带着老婆小孩回到市里,他们不想因为父母的无知而继续和他们住一起。

2020年2月1号,村子有些人开始要返回城市上班工作,我的母亲和父亲也在其中。疫情越发的严重起来,小区里每次出行都要凭借出行卡并且登记才可放行,市里的长途汽车站也停止了运营,火车站出行的人都要经过体温检测没有问题才能放行。

2020年2月2号至2月7号,我一个人在家里呆了六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手机看下当天的疫情情况,希望看到疫情有所好转,可是却事与愿违......

希望疫情能早点结束,中国加油!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 : 微博 微信 百度已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