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19 天前,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

在东瘟疫之地的一个叫玛瑞斯农场的地方住着一个强大的部落勇士,他的名字叫纳萨诺斯·凋零者。在他还是人类的时候他是艾泽拉斯大陆唯一一个游侠领主,而现在他已经成为了黑暗女王希尔瓦娜斯的勇士。黑暗女王是这样称赞他的勇士:我们之中很少有谁能比纳萨诺斯更具有奉献精神和活力了。

timg.jpg

他就在玛瑞斯农场,陪伴他的只有他的两只忠实的精英犬。两只精英犬食量大的惊人,他不得不招募冒险家来为它们寻找食物。所以当我第一次偶然的来到他前面的时候,他不由分说的向我下达了任务,「我的要求就是你杀戮的理由。你的第一个任务是喂养我的猎犬。拿着这个研钵和捣杵,然后到考林路口去。你可以在那里发现很多可供你屠杀的亡灵,从他们身上取得生命腐质,把它们放在研钵里捣烂,然后等待它凝固。把凝固腐质给我拿回来。记住,笨蛋,那些生命腐质不会长时间保持“活力”,你必须动作快一些!」他是那么的盛气凌人,连求人办事都这么霸气十足,竟然称呼我为「笨蛋」,但是我却不敢反驳,谁让他是那么强大的存在呢。带着满身的怒气我来到了考林路口开始帮他收集生命腐质。生命腐质的保质期只有10分钟,我必须在10分钟内拿到7份生命腐质。一开始我没有在意这个保质期所以导致打了半天都没有完成,后来还是一个牛头战士告诉了我。我把生命腐质交给纳萨诺斯,他直接扔给了他的两条精英犬,恶狠狠的看着我说道:「真遗憾。我原本希望用你来喂我的狗。」接着纳萨诺斯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好吧,至少现在它们有东西可以吃了。」我听完吓出一身冷汗,还好我顺利的拿到生命腐质,不然我非命丧当场不可。
纳萨诺斯好像看出了我内心的恐惧,显得非常的愤怒,可能在他眼里从来都不知道「怕」字怎么写,他朝我怒吼道:「好了蠢货,我的狗是不会吃你这种全身没一处皮肉的家伙,现在我还有事情需要你去完成。奎尔林斯小屋里的高等精灵拿着一件属于我的东西,一本记录着我生前的那些往事的日记。在你询问之前,我要先明确地告诉你:你不得翻阅这些资料。照我说的做,你这条虫子,去给我找到这份文件。另外,一定要让他们饱尝痛苦和悲伤,让他们受尽苦难和折磨……奎尔林斯小屋就在东瘟疫之地的北方边界。」我战战兢兢的离开了纳萨诺斯,我现在又多了一个新的称呼:「虫子」,我怎么看也看不出来我哪里像条「虫子」……
奎尔林斯小屋旁边有一条道路被一棵倒下的大树挡住了去路,我知道这条大路是通向血精灵家园的幽魂之地,再往北就是永歌森林,血精灵的主城银月城就坐落在这里。在高等精灵来到奎尔萨拉斯之前,幽魂之地和永歌森林都是巨魔统治的,而祖阿曼就是当时的城市,后来高等精灵和人类达成共识,消灭了巨魔,他们在北方的森林也就是永歌森林建立了魔法王国奎尔萨拉斯。然后第三次兽人战争期间,堕落了阿尔萨斯王子入侵了奎尔萨拉斯杀死了近九成的高等精灵,这时候凯尔萨斯王子把幸存的高等精灵更名为血精灵。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在我拿到奎尔萨拉斯名册,并杀死失心的巡路者、游侠和护林者后便回去找纳萨诺斯。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嚣张,冲我吼道:「我相信你没有读过这份文件。即使是你这样的蠢货也不会蠢到那个地步……」经过几次的接触后我已经不再害怕他的臭脾气,因为我发现他只是个自命不凡的家伙,除了声音大点说话难听点之外也没有什么本事。他将名册收入腰间对我说道:「到现在为止,你已经完成了我分配的所有任务,虽然并不是非常及时。我想你认为自己已经准备好接受真正的挑战了。很好……很好,蠢货,也许你需要一些更加棘手的任务。
苍白的恶魔蝙蝠——暗翼蝠——就在这里的北方游荡。消灭它,把它的毛皮给我带回来,你会得到奖赏的。」难得他还会有奖赏,看在奖赏的份上我继续为他「卖命」。
东瘟疫之地到处都是瘟疫蝙蝠,他们非常的令人厌恶,每次经过都会被它们缠住,它们会释放一种减速魔法,让人的速度瞬间慢如龟爬,然后它们趁机将人打下马来然后一起围攻而上。为了避免和它们纠缠每次我都是避而远之,如今让我去杀它们的老大,终于可以报仇雪恨了。当我在北方山坳处发现暗翼蝠和时候被它那庞大的身躯吓得不轻,那家伙竟然和冬泉谷的冰风奇美拉差不多大,巨大的翅膀扑哧扑哧的扇着,形成强大的气流。凭我一人之力肯定是无法杀死它的,不得已我叫了几个和我有同样任务的人一起合力才将它杀死。然后便提着它的脑袋回去找纳萨诺斯。
纳萨诺斯还是一贯的口气冲我们吼道:「干得漂亮,白痴。我要把这块毛皮做成你可以使用的东西。」然后给了我一副暗翼手套和护肩让我选一个。然后纳萨诺斯竟然破天荒的和我们说起了他以前的事情,要知道当初他让我拿奎尔萨拉斯名册的时候可是警告过我不要翻看,如今他却主动说了他的故事,「我被完全击败了。为了守卫我们的家园,为了守卫洛丹伦,我在这里绝望地战斗着,一切抵抗者都在潮水般的天灾士兵面前被夷为废墟。那个邪恶而肮脏的怪物把我踏在脚下,我能看到它的内脏挂在破碎的胸腔中。我被亡灵天灾唤醒了,一直以来,我是如此的无助。我的意志被巫妖王牢牢地控制着。她赶来解救了我,不管用什么方式,在什么地方,我知道她早晚会这么做的。自由。现在,我必须进行复仇——对那些夺取我生命的敌人进行复仇。毁灭它。在希瓦娜斯让我获得自由之后的这几个月来,我一直都在这片废土上狩猎那个混蛋,它居然躲进了斯坦索姆,到斯坦索姆去,杀掉吞咽者拉姆斯登。把他的头颅交给我,我要把他的头颅喂狗!」

拉姆斯登在斯坦索姆的后门,正好我们有五个人可以一起杀过去。从后门进去后我们迅速的清理掉门口的亡灵怪,然后穿过一个通道后来到一个大广场。广场有来回巡逻的蝙蝠,还有女妖和一些人类法师,我们才去单点的方法将怪物逐个的拉到墙角进行击杀,遇到三四个怪在一起的就让法师羊一个牧师锁一个再进行击杀。就这样我们一路清掉了所有的挡路者,杀死了奈鲁布恩坎、安娜斯塔利男爵夫人、苍白的玛勒基和镇长,来到了最终boss瑞文戴尔男爵住所的门外。穿过一道门之后我们杀死了外围的憎恶怪,这时我们的任务怪拉姆斯登就出来了,然后我们快速的杀死了他并割下他的头颅,之后我们也顺带杀了瑞文戴尔男爵,回玛瑞斯农场找纳萨诺斯复命。
纳萨诺斯拿着拉姆斯登的头颅提到眼前,仔细的打量着早已血肉模糊的「肉球」大声狂笑起来,然后双手用力的挤压,「肉球」瞬间爆裂开来,血肉溅了纳萨诺斯满脸都是,他并不打算擦掉这些污秽,将「肉泥」扔给了一旁的精英犬,然后竟然对我们行了一个军礼,并给了我们一些奖励。

之后纳萨诺斯显得心事重重,表情非常的凝重,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他来回的踱步。我从未看到他如此心神不定。过了一会儿纳萨诺斯停下了脚步,郑重的说道:「命令已经传达下来了,瓦里玛萨斯要求我把手下最能干的特工派回幽暗城去,完成一项高度机密的任务。不幸的是,我最能干的特工三年多以前就基本上死绝了,代替他们的是一大群不长脑子的蠢货。」纳萨诺斯冷冷地注视着我,「立即到幽暗城去向瓦里玛萨斯报告。不要给我添麻烦。」瓦里玛萨斯不就是恐惧魔王吗,他可是希尔瓦娜斯女王的得力干将,他会有什么任务呢?看来这事情不简单,于是我马不停蹄的前往幽暗城。
到了幽暗城我立刻去找恐惧魔王报到,恐惧魔王用鄙视的眼神打量了我很久,然后不屑地说:「你就是纳萨诺斯最能干的特工?」
「是的,愿为你效劳将军。」我朝他行了个军礼。
「好吧,希望纳萨诺斯没有看走眼,」恐惧魔王又瞥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大十字军稳坐在血色十字军堡垒中,与此同时,他的军队涌入你们的土地,亵渎你们的纪念碑,屠杀你们的人民。黑暗女王已经命令我亲自对付这条害虫了,你会成为被遗忘者的先遣力量。就像身体没有头就不能存活一样,头没有了身体也不能存活。斯坦索姆城中的血色十字军司令部几乎是无法攻破的。因此,我们必须把他们的身体从头下切断。我的亡灵哨兵一直在斯坦索姆城外搜集十字军活动的情报,每天都有有一份报告从他们的指挥部送到提尔之手去。这份报告就是关键,找到红衣信使并取回那份报告,然后把它交给纳萨诺斯。」
瓦里玛萨斯的话我听的是云里雾里,除了最后让我杀死红衣信使之外,其他的我一句都没听懂,反正我也不用明白,我只要知道我的目标是红衣信使就可以了。于是我又匆匆忙忙的返回东瘟疫,去找红衣信使。

红衣信使就在提尔之手和斯坦索姆两地之间的道路上往返,是一个非常棘手的人,在他的周围一直跟随着十几个随从,他们形影不离的保护着红衣信使。可以说红衣信使就是个噩梦的存在,不知道有多少冒险家栽在他的手里,只要看到他我们都会很自觉的给他让道,避而远之。而这一次我们却要和我正面对抗,我们组了一支五人小分队,等他从提尔之手出来还没到达考林路口的路上我们截杀了他。这是一场非常惨烈的战斗,在牺牲一名法师和猎人的情况下我们艰难的杀死了他,这中间我们还团灭了两次,可以想象红衣信使是多么强大的存在。我们把大十字军的命令交给了纳萨诺斯,纳萨诺斯大笑了起来,高兴的说道:「太好了!我终于等到了一个可以消灭血色十字军神谕者的机会!我已经对这份命令做了一些调整。如果我们的小计谋成功了,他们就会暴露血色十字军圣贤,然后我们就可以出击了!现在听好了。你要把这份命令交给十字军领主瓦德玛尔。」
「可是我们怎么交给他呢?他可是住在提尔之手城堡里呀!」我们都很差异的看着纳萨诺斯,这简直就是让我们去送死啊。
「怎么交给他?亲手交给他,你这白痴。把命令和这只烂苹果拿到提尔之手去。当你快到那里的时候,吃掉这个苹果,你会变成某种更加……能被人类接受的东西。把这份命令交给十字军领主瓦德玛尔。」于是我们便拿着命令和烂苹果来到了提尔之手,在城堡外面我们按照纳萨诺斯的指示吃掉了烂苹果,那味道真让人作呕。不一会儿我们发现大家都变成了血色十字军卫兵,原来这苹果竟然可以变形,于是我们大摇大摆的进入提尔之手,在大教堂里找到了瓦德玛尔大领主,将命令交给了他。瓦德马尔非常的信任我们,他向我们下达了一道新的命令,我们如实的把命令传达给纳萨诺斯。然后纳萨诺斯向我们下达了终极任务——找到圣者德米提雅并杀了她。德米提雅和红衣信使一样也是在提尔之手和斯坦索姆之间来回巡逻,我们还是采了老方法,在提尔之手和考林路口之间杀死了德米提雅,作为报酬,纳萨诺斯给了我一把血木猎弓。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 : 微博 微信 百度未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