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19 天前,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

一直以来银色黎明兄弟会都在努力的对抗着亡灵天灾,永无止息。现在整个东西瘟疫之地到处都是亡灵天灾的爪牙,他们几乎控制着整个瘟疫之地。为了避免瘟疫的再一次扩散,亡灵壁垒的银色黎明兄弟会开始满世界的招募冒险者来帮助他们共同抵抗天灾军团。

西瘟疫之地

亡灵壁垒就在提瑞斯法林地和西瘟疫的交界处,营地是用一道临时用碎石搭建的围墙,非常的简陋,几乎没有任何的防御能力。营地里的高级执行官德灵顿正在招募所有经过这里的冒险家们,当他看到我时就立马走到我面前,试探性的问我「你能帮助我们对抗亡灵天灾吗?」
「很抱歉,我要去达隆郡找帕米拉,没有时间帮你的忙。」我拒绝了他的请求,因为一开始我并没有打算做西瘟疫的任务,我不想浪费时间。
「帮帮我们吧,我们会给你非常丰厚的报酬的。」
「什么报酬?」我有点好奇了,到底是什么报酬呢,德灵顿见我有了兴趣,于是故意提高了分贝,「我们会奖励你象征勇士的英勇短剑和无畏短剑,还会给你颁发一枚英雄奖章,并且你还会获得我们银色黎明的声望,当声望到达一定程度时还会有更多更好的奖励。」
「好的我同意帮助你们。」在诱惑前面我妥协了,我答应帮助银色黎明对抗天灾军团。德灵顿显得非常的开心,然后详细的告诉了我将要执行的任务。「我们要对付的是位于西瘟疫之地安多哈尔废墟的所有亡灵天灾,在进军安多哈尔之前,我们必须解决来自壁炉谷的血色十字军的威胁。他们已经在费尔斯通农场和达尔松之泪中间建立了营地,这使得我们在对亡灵天灾和十字军的作战中处于劣势,风险激增。我的计划是挑起他们之间的战争,你要做的就是去摧毁十字军的指挥帐篷,使用这只箱子里的燃烧瓶就行了。在点燃了帐篷之后,把亡灵天灾的战旗插在他们的营地中。如果我们运气够好的话,十字军就会对亡灵天灾进行报复。」
原来是用离间计呀,这招果然聪明,可谓是一箭双雕。于是我便拿着德灵顿给我的燃烧瓶和亡灵天灾的战旗来到了血色十字军的营地。可是当我到达十字军营地之后才发现任务并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血色十字军营地虽然不大但是整个营地有许多卫兵驻扎,他们三五成群的聚集在营地周围,我根本无法近身。我尝试着潜行进入可是他们竟然还带着猎犬,那些猎犬的鼻子都灵的很老远就嗅出了我的气味。我也尝试一个个的清扫过去,可是那些卫兵在受伤之后竟然转身大声呼救引来了其他的卫兵,残忍的将我杀死。最后没有办法我只得组了一个牧师两人一起完成了任务。

回到亡灵壁垒后德灵顿开始游说我继续帮他的忙,「干得很好,你对血色十字军的攻击为我们赢得了时间。我已经派出了最好的斥候去监视营地,确保那些十字军钻进圈套。随着我们承受的压力开始减弱,我们就能发起对安多哈尔的攻击,虽然有些风险,但这场战役非常重要。由于你已经顺利地完成了任务,我非常希望你也能参与这次行动。在洛丹伦的土地上有八口瘟疫之锅,其中四口在西瘟疫之地,另外四口在东瘟疫之地。这些瘟疫之锅不断向空中喷出毒气,将天灾军团的瘟疫传播到整个大地。克尔苏加德的力量太强大了,我们无法关掉这些瘟疫之锅,但是我想我们可能有办法利用它们。我的助手,暗影牧师范蒂丝负责此项任务的执行,你去找她谈谈吧。」于是我便去找范蒂丝了解情况。范蒂丝告诉我说他们的目标是把瘟疫之锅中产生的瘟疫成分变成某种对天谴军团有负面影响的东西,为了能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打开西瘟疫之地的四口瘟疫之锅。在西瘟疫之地的四口瘟疫之锅中,费尔斯通农场里的那一口可能是最容易进入的了。亡灵天灾在那边驻扎的都是新兵,尽管他们也不是轻易可以击败的对手,但相对来说毕竟容易一些。范蒂丝让我到费尔斯通农场去与那里的护锅者交战。它身上有一把可以打开瘟疫之锅的钥匙。开启那口锅之后,用瓶子装满锅里的毒药样品,范蒂丝要对它进行研究以制造出一种解药。我很轻松地将从护锅领主拜尔摩那里拿来的钥匙插进控制板里,但是随即它就消失了。尽管如此,我却已经可以不用钥匙就打开控制板了。随着一种未知的浓缩混合剂在瘟疫之锅中翻腾,腐烂的恶臭气息从打开的控制板里散发了出来。锅的底部有一个小水龙头,可以让我用手中的瓶子为亡灵壁垒的暗影牧师范蒂丝带回一份样品。我往瓶子里装满了瘟疫之锅中的毒液,制成了一份合适的样品。然后带着毒药回到亡灵壁垒的暗影牧师范蒂丝那里去了。然后范蒂丝又让我从达尔松之泪农场、嚎哭鬼屋和盖罗恩农场的瘟疫之锅中取得毒液样品。当我把最后一个毒液样品交给范蒂丝之后,她让我去找德灵顿领取奖赏 ,并且还对我说了些恭维的话。

德灵顿一看到我就激动的跑过来握着我的手说道:「啊!能为像你这样伟大的英雄提供奖励真让我感到荣幸。」德灵顿清了清喉咙,又开始大声咆哮,「请所有在场者见证:由于对被遗忘者和部落作出了杰出的贡献,而且是在面对极端强大的敌人和令人难以置信的危险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贡献,我将这个给予,并对这位部落的英雄表示最崇高的敬意!」说完将无畏短剑、英勇短剑和英雄奖章给了我。此时的我在众人羡慕的目光注目下显得格外的自豪和骄傲。任务完成奖励到手我准备继续我一开始的旅程,前往东瘟疫的达隆郡找帕米拉。就在此时德灵顿叫住了我,「等一下勇士!」
「还有什么事情吗?」我疑惑的看着德灵顿。
「是这样的。」德灵顿咽了咽口水,「刚才我们的斥候发现一个重要的信息,我们认为亡灵天灾正在将安多哈尔的哨塔作为控制军队的手段。我们需要你将信标放在每座哨塔的门口,一旦那几座哨塔被做上了标记,它们就将成为我们在安多哈尔的首要攻击目标。我预计在攻占那些哨塔塔之后就要和安多哈尔城中的主力部队交锋了。那时,我们要进行一场痛快淋漓的战斗,一举夺取城市的控制权!而这个艰巨的任务只有你才能完成。」原本还处在骄傲之中的我被德灵顿这么一夸,一下子又飘飘然起来,很爽快的答应了他的要求。

标记哨塔对于我这个专业的潜行大师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不费吹灰之力便完成了任务。回到德灵顿那里之后我们便向安多哈尔发起了最后的攻击,德灵顿让我从安多哈尔的召唤者阿拉基身上拿到他的护符匣碎片。阿拉基就在安多哈尔的中央位置,他是一个61级的亡灵精英。要知道在艾泽拉斯大陆所有的冒险家最高等级也才60级,而阿拉基却比我们高出一级,所以说这个任务非常的艰巨,正如德灵顿所说的那样,这种艰巨的任务也只有像我这样的勇士才能完成。当然作为勇士的我来说不会傻到独自去挑战阿拉基的,为了确保任务能顺利的完成我组了一支五人小队,我们合力击杀了阿拉基拿到了护符匣碎片,成功的完成了任务。

我在费尔斯通农场拿瘟疫之锅毒液样品的时候,无意间跑进农场旁边的一个农舍,在二楼里屋的地上看到一个女人的灵魂瑟缩在角落里,看上去她并不完全熟悉周围的环境,她只是隐约地感觉到了我的存在。她非常伤心的哭泣道:「你是来帮我送包裹的吗?趁事情还没有变得更加糟糕……求你了,帮帮我!我本来是要骑马离开这里的,包裹应该还在我的马旁边……是不是已经太迟了?」这个女人的幽灵告诉我她要送出一只包裹。她说那只包裹就在她的马旁边。至于马在哪里或者包裹要送到哪里去,她却根本没有说。我看她非常的孤独可怜,于是便帮她寻找她所谓的包裹,一个我原本没有注意到的包裹从破败的废墟中显现出来。可能这就是詹妮丝·费尔斯通的鬼魂在不断念叨的那个包裹吧。我捡起那只包裹,然后擦掉了积落在上面的一层薄薄的尘土和泥垢。这只包裹上面草草地写着要投寄给洛丹伦的一个名叫杰雷米亚·费尔斯通的人,而包裹的递送日期已经是四年之前了。我不清楚杰雷米亚·费尔斯通是否还活着,但幽暗城——也就是以前的洛丹伦——应该还保留有城市居民的记录,于是我便去幽暗城人口普查处的皇家管理人帮忙。我找到巴哈乌斯向他说明来意,巴哈乌斯一边翻阅着堆积如山的档案,一边自言自语的嘀咕着,「给一个叫做杰雷米亚·费尔斯通的人的包裹,收件地址是罗德隆……让我找找看。杰雷米亚·费尔斯通在瘟疫来袭之前就在城里。哦,我应该说从前的杰雷米亚·费尔斯通。有些被遗忘者改了他们的姓好跟之前的一切都断绝关系。这个人也不例外,从前的杰雷米亚·费尔斯通现在的名字是杰雷米亚·派森。等一下……他不就是那个卖蟑螂的吗?」巴哈乌斯从档案架上重新拿出一份档案簿,很娴熟的将档案簿翻到了第165页,然后用手划着上面一行行密密麻麻的文字,之后转向我说道:「根据这些记录,我认为你所找的应该就是杰雷米亚·派森,幽暗城的蟑螂商人。我一直以为能跑去卖蟑螂的一定是个不平凡的人……毫无疑问,您眼下正在谱写一卷史诗。我会让您继续进行重塑世界的伟大工作。然而,请允许我成为您这一杰作的一部分,并谦卑地向您揭示他的位置。他就在银行的附近,正舒服地趴在某条人行道下面呢。」听哈尔乌斯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每次我往返幽暗城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在银行桥下卖着他的蟑螂宠物。像这种恶心的动物没有几个人愿意买的,所以他的生意非常的冷淡,但是他却一直坚持着叫卖,我猜想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原来还真被我猜中了。
「请问你是雷米亚·费尔斯通吗?」
男人很惊讶的看着我,「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好几年没有用过那个名字了」
「是一个叫詹妮丝·费尔斯通的女人让我把包裹拿来给你的。」说着我把包裹递给了他。当男人听到詹妮丝的时候更加的惊讶,他站直着身子,激动的说:「你认识我的姐姐?但是她已经死了,整整四年了啊!」于是我便把遇见他姐姐的经过告诉了雷米亚。
「我姐姐送给我许多东西,包括看起来很滑稽的费尔斯通农场地契,我想我一时半会是没法收回它了。如果我姐姐的灵魂还被束缚在农场不能安息,请你帮帮忙……你能把这个还给她吗?这是她的半个护身符,她的丈夫拿着另外一半。或许当她知道我拿到这些东西之后就可以安息了。」看来这又是一个关于爱的任务呀,我把半个好运符咒还给詹妮丝。她看了看它,然后期待地看着我,「亲爱的,你把你的半个好运符咒放哪里了?除非我们的两半都放在一起,否则我们是不可能团聚的。亲爱的……你能看到我吗?」可怜的詹妮丝在继续喃喃自语:「我好冷,约翰,把你的护符给我,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快点,约翰,要在瘟疫把我们变成可恶的野兽之前!我看不到你,约翰……但是我知道你就在附近。我能感觉到你在我身旁……」
也许如果我能找到另一半护符并把两半拼凑起来,就能组合成詹妮丝·费尔斯通的灵魂寻求的东西。我必须要完成她的心愿,每次遇到这种感人肺腑的故事我都无法拒绝。关于另一半护符我没有任何的信息,我只能不停地在费尔斯通农场到处寻找,我几乎翻遍了每一处角落但仍然一无所获,后来在其他冒险家口中得知另一半护符被一个名叫「喋喋不休的食尸鬼」拿去了。我把组合好的好运符交给珍妮丝·菲尔斯通的鬼魂。当她一抓住它,我观察到她体内即刻发生了变化。她那空气般的形体微微发光,并用明亮但忧伤的眼睛看着你。
「你让我得到了自由……我不再需要这个好运符了。请你收下它,它或许会带给你像我一样的慰籍。」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 : 微博 微信 百度未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