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26 天前,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

沿着西瘟疫和东瘟疫之间的小河一直往西走,直到路和河的尽头,有一座孤独的小农舍依在山脚,农舍不大只能住一个人,在农舍的旁边还有一个不大的农圈,里面有一匹小红马立在那里,它还有属于自己的名字:米拉多尔。一位老者正在给这匹马清洗身子梳理毛发,看起来他非常的喜欢米拉多尔。这位老者就是大名鼎鼎的提里奥弗丁,他是白银之手骑士团最初五位圣骑士之一,灰烬使者的第三任持有者,银色北伐军的首领,率领联盟和部落的勇士击败巫妖王阿尔萨斯的主要英雄。但是这些事情发生在不久的将来,而此刻他还只是一个被流放在外的「叛国者」,终日隐居在东瘟疫之地。而我来这里就是专门找提里奥弗丁,完成史诗级的感人肺腑的任务「爱与家庭」。

timg.jpg

老弗丁非常的热情,他没有因为我的冒昧来访而生气,他热情的招待了我,还请我到他的农舍里给我泡了杯来自西部荒野的大麦茶。我们聊了很长时间,但大部分都是关于我的一些冒险经历,对他自己的事情却只字未提。这很正常,对于一个流放的「叛国者」而言,任何陌生人来访都需要提高警惕。为了验证我的诚意,老弗丁交给我一项任务,他让我去杀死天灾军团的杂碎:20 只天灾幼犬,5 只天灾犬和 5 只狂怒的天灾犬,他对我说:「如果你愿意留在这里,那么我希望你可以做些事情来证明自己的价值。我们有许多麻烦的事情要让你这样训练有素的人去做。你可以先从瘟疫犬和它们的幼崽开始。我无法提供很多报酬,但是如果你成功的话,回来跟我一起饱餐一顿,然后聊聊天也是不错的嘛。」这正是我愿意做的事情,于是我们在东瘟疫的南边和圣光之愿礼拜堂附近找到了这些该死的天灾犬,杀死它们回去向老弗丁复命。
我来到老弗丁农舍的时候他已经准备好饭菜在等我了,我们一起共享了晚餐,在餐桌上,老弗丁终于向我说起了他的曾经往事。老弗丁是原白银之手骑士团的的大领主,第二次战争结束后老弗丁有有一天发现一名隐居的兽人,他们两人厮杀了起来,不曾想旁边的塔楼的废墟发生了坍塌,碎片砸中了弗丁,是兽人救了他。之后弗丁在一天晚上和兽人聊了一整晚,知道了他的名字叫伊崔格。通过这次长谈让弗丁明白了并不是所有的兽人都是卑劣的坏人,他们之中也有高风亮节的。再之后当弗丁看到被押解回城的伊崔格遭到非人道的殴打,他怒不可遏的向自己的部下发起了进攻,然后他就被阴险毒辣的巴瑟拉斯以「叛国罪」告上了法庭,最终被流放到东瘟疫之地。
「当我以叛国罪被放逐离开联盟过着流放的生活时,我的儿子泰兰还是个小孩。我待在这里就是为了看着他长大,让他成为一个可敬的人。正如我期望的那样,他接替了我的位置,成为马登霍尔德的领主,但是命运是如此残酷,他加入了血色十字军的队伍,现在他成了十字军的高级统领。血色十字军是白银之手骑士团做出的错误决策,你必须相信我。泰兰是个好人,他需要指导,他必须记起……记得高贵和荣耀的含义。我知道那信念就在他心中,他知道他所做的是错误的。你帮他好吗?帮助他记起来!」
「我听从您差遣,提里奥弗丁统帅!」我以一个士兵的身份向弗丁致了一个军礼,弗丁并没有感到意外,反而是很欣慰,他继续说道:「为了帮泰兰找回他失去的东西,你必须收集他过去曾经使用过的物品。第一件是一个玩具,那是他7岁的时候我送给他的。这个玩具是他最珍爱的礼物:一只小小的战锤,那是我的战锤的复制品。在我因叛国罪而被驱逐出去的时候,他妈妈告诉他我已经死了。他被带到了我的“坟墓”前,就在南边的墓室旁边,把那只小战锤和对我的记忆永远地埋在了那里。你必须去一趟墓室,拿回泰兰之锤。」
「好的,我现在就出发。」趁着月色我来到了墓地,在弗丁的坟墓旁边找到了泰兰埋战锤的地方,可是里面却是空的,战锤不见了,这时从远处原来一声怒吼:「离开这里!」接着出来四五个地穴勘察者,他们张牙舞爪的朝我冲来。我想泰兰的战锤肯定是被他们拿走了,于是便杀了他们,果不其然在他们头目身上找到了锤子。然后我回去找老弗丁。
当弗丁看到泰兰儿时的小锤时往事一一浮现起来,他颤抖的接过战锤,眨了眨眼睛,忍住将要流出来的泪水。哽咽的说道:「命运安排了我们的相遇,你已经用你的仁慈善良赐福给我了。当乌瑟尔被杀之后,白银之手骑士团完全瓦解了。这孩子竭尽所能地坚持着。当他被逼入饱经战乱的北谷中时,他做了最后的抵抗。骑士团是否还有别人活着,这还有什么意义吗?正是带着这样的想法,泰兰抛弃了骑士团的战旗,并否认了他所熟知的一切。他的荣誉被遗弃在了北谷那浸满鲜血的土地上。你必须到北谷去,找回那面代表失落的荣耀的战旗。」
当我在北谷找到战旗的时候它早已残破不堪,它孤独的插在一处不显眼的地上,我将旗帜拿下来卷好带回给老弗丁。老弗丁抚摸着破旧的战旗,激动的说道:「即使在如此破败的情形下,它也仍然像我当初注视着它并宣誓效忠骑士团的那个时候一样充满了荣耀和骄傲。他即将得到救赎,也许还有我……当泰兰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全家经常去凯尔达隆度假。我们最后一次去那里时,一位名叫瑞弗蕾的艺术家为我们画了一张在湖边漫步的画。这是最能让我回想起与泰兰和卡兰德拉在一起时的美好时光的东西。那个时候我牵着我的妻子和儿子,心中充满了无限的爱意。如果那幅画还存在的话,你必须找到它。去凯尔达隆那座废弃的岛上看看那副画或者那个画家是不是还在吧。」

凯尔达隆就是现在的通灵学院,我在码头的一处房子里找到了瑞弗雷,和她说明来意后她和我说那副画现在在斯坦索姆,「那幅画……它悬挂在我工作室的墙上——在骑士团的兵营里面,一直挂了许多年。在提里奥的试炼结束以后,我就知道我再也不能把那幅画挂在公开的场合中了。我把它藏在了一个他们永远都不会想到去看的地方。到斯坦索姆去,深入现在被血色十字军当作基地的区域,寻找一幅绘有两个月亮的画。把上面的油漆铲掉,你就可以找到我的杰作“爱与家庭”。愿圣光指引你的行动。」
如今的斯坦索姆已经完全被亡灵天灾占据,想要拿到画就必须组队杀进去,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为此我组了五人小队进入斯坦索姆的前门血色区,在最终boss对面的小房间里找到了「爱与家庭」这幅画,交给了老弗丁。
老弗丁看到画以后几乎崩溃了。他再也忍不住了,他开始像疯了一样掩面哭泣。看到曾经集荣耀和权利于一身人类伟大圣骑士提里奥弗丁在我面前嚎嚎大哭,这一刻我也流下了悲壮的泪水。过了很久弗丁才缓过神来,但悲伤的神情依然挂在脸上,看上去弗丁又苍老了许多,他哽咽的对我说道:「你完成了我交给你的所有任务,我的救赎任务只剩最后一步了。你必须把你收集到的东西交给泰兰。不幸的是,泰兰和他的血色十字军一看见你就会立刻攻击你。要传递我的信件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进行伪装。往南走,你可以在那边找到乌瑟尔之墓。我有个值得信赖的老朋友米兰达住在那儿,找到她,把这些东西给她看看,她会帮助你的。」

我在乌瑟尔之墓旁边的一个树桩上找到了米兰达,告诉了关于提里奥弗丁和他儿子泰兰的一切,原来米兰达竟然是弗丁的导师,这太不可思议了,她看上去要比弗丁小很多,她对我说道:「在提里奥·弗丁当上玛登霍尔德领主的时候,我就是他最信任的导师了。我因公开反对白银之手骑士团的裁决而被放逐。他为此心痛失望了好长一段时间。你准备纠正弗丁犯下的错误吗?」
「是的,我准备好了」
「我就是你们所说的……幻术师。虽然我可以创造一个幻象,让你平安进入壁炉谷,但是你要知道,我的力量也不是无限的。如果你离开这个地区太远的话,幻象会渐渐消失。这个法术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即使这样我也只能坚持很短的时间。当你准备好之后再和我说话吧。」
「我已经准备好了,请你开始施法吧!」我坚定的对米兰达说道。然后麦兰达向我释放了一个法术,我先发现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女性血色十字军。「记住,你必须在法术消失之前赶到壁炉谷,将包裹交给泰兰。」

米兰达的法术只有30分钟,米兰达所处的地方离壁炉谷还有很远的距离,我立马动身前往壁炉谷。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当我沿着林间小路来到壁炉谷血色十字军营地的时候,他们果然没有发现我的伪装法术,我很顺利的来到了泰兰的住处,但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泰兰不知所踪了。在泰兰的房间里还有许多和我一样的冒险家,他们也被米兰达幻化成血色十字军,有部落也有联盟,大家都是为了爱与家庭任务而来。
「什么情况,泰兰人呢?」我疑惑的问同一阵营的巨魔猎人。
「刚刚被一个联盟法师带走了。」
「大概多久回来呀?」
「我也不知道呀,排队等着吧。」我看了一下房间里的人,三个部落,三个联盟。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呀,可是不等又能怎么办呢。无聊的我在房间里瞎逛了起来,然后在墙角发现了一个被锁住的箱子,兴奋地跑过去立马就打开了,可是打开的一瞬间我就后悔懊恼起来,因为米兰达对我施放的幻术竟然失效了,可是时间明明还有20多分钟呀。没等我多想我就被附近的血色十字军杀死了。
艹!
没办法我只能复活再重新找米兰达施放幻术,这一来一回耽误了很多时间,以至于我再次来到泰兰的房间的时侯,这里又换了一批冒险家,四个部落的,而泰兰依然不见踪影。这次我变的谨慎起来不敢做任何其他的动作,生怕幻术会消失,然后和四个部落的冒险家组成了队伍,这样就不需要一个个的排队了。
在等待泰兰回来的过程中,队伍里的猎人和法师由于幻术的时间到了,他们又重新去找米兰达,在他们返回来的时候我们才一起接了任务。我把老弗丁给我盒子交到了泰兰的手上。泰兰满脸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士兵?」然后没等我回答他就打开盒子查看里面的东西。他从盒子里拿出了一个木质小锤,一面残破的旗帜,还有一封信件。他非常惊恐的难以置信的说道:「这……这不可能。但是你所带给我的东西……」泰兰单膝跪下,他的心跳加速,多年来沉积的愤怒即将爆发。当他看完那封信后终于爆发了,大声吼道「不!这不可能!」然后突然又大声痛哭起来「父亲,父亲竟然还活着……」,然后又转向我们,非常痛苦的对我们说道:「那么长时间以来,我都是大十字军战士的傀儡。是什么让血色十字军变成了他们努力抗争的东西?数十年来,我对于父亲的记忆从未丢掉一丝一毫,这些宝贵的东西让我继续活在这世上。我经常做梦,在梦里,我的父亲和我在一起。他骄傲地站在我的身旁,看着我加入骑士团。我们和成群的天灾士兵作战,我们给联盟和洛丹伦带来了荣耀。我再也不想做梦了。把我带到他那里去。」

于是我们便带着泰兰冲出了壁炉谷,不,应该是泰兰带着我们杀出了壁炉谷。泰兰不愧是血色十字军的统领,他实在是太强大了,一路上他见人杀人,一刀一个,没有人能拦得住他。可是就在我们刚出壁炉谷的大门,却被早已守候在附近的联盟冒险家偷袭了,我们被杀死了,我们的任务失败了。于是我们复活后开始疯狂的找刚才偷袭我们的联盟,我们双方开始了长达3个小时的拉锯战,时间从深夜来到了次日的凌晨。眼看太阳快从东方升起,最后这场战斗以联盟的冒险家下线而结束。然后我们又从头开始找米兰达施放幻术,再进壁炉谷找泰兰,再跟着他杀出壁炉谷,然后最终来到了改变历史的血色十字军的哨塔。眼看我们就要成功的时候,泰兰的导师伊森利恩竟然出现,他遂不及防出手攻击泰兰并将他杀死,我们想救泰兰已是来不及了。而就在此时老弗丁也刚好赶来,老弗丁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伊森利恩杀死,自己却无能为力。痛失爱子的老弗丁陷入了疯狂的愤怒,他大声咆哮,他大声痛哭,他曾经被废去的圣光力量因此而彻底恢复。在复仇之火的驱动下,他杀死了伊森利恩和他的亲信们。他抱起他的儿子泰兰抚摸着他的脸庞,极度悲伤的嘶吼着:「泰兰,我的儿,我来看你了,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
我们五个人就静静在站在一旁,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泪水。我们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谁也无法改变,但是当我们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的感受和道听途说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好恨,恨苍天无情,恨人间不公,为什么让饱受风霜受尽人世疾苦的弗丁还要忍受丧子之痛,这太不公道了。
过了很长时间弗丁才从丧子之痛中回过神来,他痛苦的和我们说道:「我的儿子死在这些怪物手中,这段记忆绝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失在我的脑海中。虽然我非常悲伤,但是我知道骑士团已经重生了。现在我是新的白银之手骑士团大领主。这些是我过去所拥有的东西,也是我可以给你的所有东西。请你收下它们当作我对你的感谢,它们这些年来一直跟随着我。希望我们可以再次相见,在更美好的时代,或者在以往的记忆之中……经过了激烈的战斗……我的梦想得到了救赎。」

附一:弗丁的奖励
弗丁印记、精致合金胸甲、闪光白金战锤、流放者斗篷、弗丁徽记之戒

附二:弗丁写给泰兰的信
亲爱的泰兰,当你长大,能够读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离开你很久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离开你和你母亲有多么的痛苦,但是我觉得人生总是要迫使人做出一些艰难的抉择.我恐怕你这些年你已经听到了许多关于我不好的传闻……人们都将我的行为看做是邪恶的。我害怕我当初的决定会让人们对你有所成见。在这里,我并不想去辩解,我只是想要让你知道我为了荣耀所做的事情。荣耀是让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的一个重要因素,泰兰,我们的一言一行都要对这个世界有或多或少的意义。我知道这很不容易,但是我希望你有一天能够理解。我想让你知道我一直深深爱着你,我心里一直在惦记着你。你的人生,你的言行将会是对我的救赎。孩子,你是我的骄傲和希望,做个好人,做个英雄。再见。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 : 微博 微信 百度未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