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24 天前,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

一艘被毁坏的小艇搁浅在岸边。这里位于安洛戈环形山南边,暴掠龙集中地旁边的一处小池塘,为什么会有一艘小艇搁浅在这里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从树上的痕迹来看,这里的水位并不是一直不变的。也许在附近继续搜查一下的话有可能发现更多的线索……我潜入了池底,在一块岩石旁边发现了一个淡黄色的布袋,由于长时间池水的浸泡,布袋扎口处的绳索已经松落。我把那只袋子从水中拉上了岸。检查了下里面的东西:一个大型指南针,一个卷曲的羊皮地图,还有一把狮头形状的钥匙。这会是谁的袋子,从里面的东西上看应该是属于一个探险者的,我决定去安戈洛北部的马绍尔营地看看,那里有许多的地精探险家,之前我还帮助过他们中的一些人找回他们的物资,他们应该知道关于这个袋子的来历。

timg.jpg

我拿着这袋东西问遍了马绍尔营地的所有人,其中有个叫林克的小侏儒看到这袋东西的时候立马大惊失色叫出声来:“天啊,这,这不是我的旅行袋吗!我的指南针,我的地图,啊,还有我的钥匙。”他拿着袋子里的东西一个个的仔细的看着摸着,将它们搂在怀里,好像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过了一会儿,他放下袋子转向我,直勾勾的看着我,对我说道:“你是在哪发现我的袋子的?”我把发现这个袋子的经过告诉了他,并问下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会跑到暴掠龙的地盘。林克仔细的回想起来,他时而用手托着下巴,时而用手抓着头发,时而用力的捶打脑袋,他看上去十分的痛苦,好像对于之前的经历他已经想不起来了。抓狂了一会之后他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对我说道:“你看,我已经对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完全没有概念了。没有人知道——这对所有的人来说都是个秘密!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不过……你带给我的东西却让我想起了什么……我的剑!我想起来了,原本我是要去将其加强的,但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更多的信息,因为我确实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不管怎么样,我知道你应该把剑带到什么地方去——把它交给冬泉谷的多诺瓦·雪山。你可以在温泉旁边找到她,她会用温泉的泉水来给剑中注入力量。”
“东泉谷?你说的是不是位于卡利姆多最北边的东泉谷吗?”我不敢相信林克会和东泉谷之间会有什么牵连,要知道安洛戈环形山在卡利姆多的最南边,而东泉谷却在最北边,要知道两者之间相隔十万八千里呀。
“是的,你没有听错,我不想过多解释什么,因为具体的事情我已经想不起来了,你想要的答案东泉谷的多诺瓦·雪山会告诉你的。”看来再问林克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我决定去东泉谷搞清楚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从安洛戈环形山到东泉谷,首先要经过塔纳利斯沙漠,然后穿过千针石林,接着向北越过贫瘠之地,继续向北到达灰谷,再向北走抵达费伍德森林,最后穿过由木喉熊怪把守的洞穴来到白雪皑皑的东泉谷。我记得当初我在去玛拉顿的时候帮奥格瑞玛的尤塞尔奈带回8个暗影残片,最后到月光林地去找到雷姆洛斯,将生命之种交给他。那时候我就已经开了费伍德森林的飞行点,然后在木喉洞穴里一路死到了月光林地才交了任务。这次我不急着去找多诺瓦·雪山,我打算先把费伍德的任务都做完,把木喉的声望刷到冷淡再去,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大摇大摆的从木喉洞穴经过了。当我把费伍德所有的任务都完成之后便去东泉谷温泉附近面见了多诺瓦·雪山。

她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侏儒,她就在她的帐篷前面。当我把林克的剑交给她的时候她难以置信吃惊的叫道:“我的天啊,林克终于找人把剑送到我这里了。”
“是的,这是个漫长的困难重重旅途。”我附和说道,然后向她说明来意。
“嗯,我确实可以加强这把剑。在我工作的同时,你可以告诉我为什麽林克花了那麽长的时间才把剑送到我这里来。他并不健忘啊”就这样我和多诺瓦·雪山长谈了起来,把林克失忆的事情告诉了她。多诺瓦·雪山对林克失忆的事情非常的惊讶,她难以置信的叫道:“什么,你说什么?林克失忆了?哦,我明白了,他失去了自己的记忆,好吧,这是他的剑。但是它并不完整。我知道有人可以把它变得完整,是,和他说话也许会很困难。听着,我知道有人可以帮助你,现在我没法把一切都给你解释清楚,总之你一定要得到视灵药剂。我所知道的唯一一个可以帮你的人就是格雷甘·山酒了。他行踪不定,但是我知道他眼下正在菲拉斯一带活动。”
“菲拉斯?怎么又和菲拉斯扯上关系了。”现在的我真是一头雾水,这个林克到底经历了什么,我越发的好奇起来。当然我并没有立马就去菲拉斯找那个所谓的格雷甘·山酒,而是在完东泉谷所有任务之后才去菲拉斯的,因为我知道林克的事情远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关于他的事情一时半会肯定是弄不清楚的。

我在菲拉斯北部的双塔山的附近已经找了整整一个小时了,依然没有找到山酒。只是在双塔山靠近大路的旁边发现一座破旧的木屋,屋顶已经没有了,在木屋大门紧锁,门口站着一个豺狼人,我问他知不知道格雷甘·山酒,他只是一个劲的说着我根本听不懂的话。就在这时从双塔山的深处出来了连个联盟冒险家,他们来到了木屋前,扔给豺狼人一块肉,那豺狼人一见到肉就立马跑过去狂吃起来。两个联盟冒险家就趁着豺狼人吃肉的时候打开了木屋的大门,进去拿了个什么东西就走了。我也跟了进去,发现木屋里面的地上有几株草药,我便顺手采了一棵,仔细的看了看,根据我多年的采药经验来看这草药是灵根草,有了灵根草就可以制作视灵药剂。但是视灵药剂只有山酒会做,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在哪里……于是我又继续在双塔上附近找,终于在靠近大路的一处小山坡上找了他(山酒就在双塔山“塔”字附近,靠近大路的山坡上),并成功的拿到了视灵药剂。拿到药剂后我马不停蹄的找多诺瓦·雪山复命。多诺瓦告诉我下一步骤:“把这瓶视灵药剂和林克的剑带到塔纳利斯去,在加基森镇外的墓地中喝下这瓶药剂。你也许会对它所产生的效果感到奇怪,但是不要为此担心。在你处于“另外”一种形态的时候,一直往北走到山的旁边,你要找的人就在那里的石壁缝里,他的名字叫加里杨。记住,只有你在那种形态下的时候,他才会和你对话。”

于是我又跑到了加基森,在营地附近的墓地里喝下了视灵药剂,结果我竟然死掉了!原来多诺瓦雪山所说的“另外”一种形态指的是死亡形态呀!我在北边的山坡找到了加里杨,他是一个牛头人的灵魂,他告诉我说:“回到墓地,你会在那里找到一块墓碑,那不是一块普通的墓碑,它非常显眼。秘密就隐藏在其中。推动墓碑,然后你就可以发现那些秘密……”复活后墓地里果然有一块墓碑,我用力推动墓碑,它往旁边挪动了一点,露出了一个小凹槽。我把林克的剑放入这个凹槽之后发现凹槽的形状和剑的形状正好吻合。一阵强光闪过之后,我再次捡起了那把剑。它已经完全变成另一种样子了!

我把这把剑带给了林克,林克非常的激动:“我的剑,它终于完成了!现在,如果我能记得我为什么需要它的话就更好了。”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 : 微博 微信 百度未收录